Welkin

「静静躲在柜子中,等待那个把我拉出的人。」

罪人走上绞刑台,他低下肮脏的头颅,听着法官的对他的宣读,恶毒的尾巴从他不成形的眼窝里滑出。

他发现了我,对我笑,血淋淋的嘴大开,参差不齐发黄的牙摇晃,松动,掉落在地上激出刻薄刺耳的声音。

骨头像生锈了的齿轮般错位分离,皮肤一片片崩落,血肉成快成块“噗”“噗”的滑下摔烂,潮湿黏腻,腐化恶臭。

但他还在,它依然存在。

它不生不死,寻找着一个个宿主,它收起獠牙,状似无辜,细声细语,用可怜的过往作为理由,残害他人鲜活美丽的灵魂。

它毫不悔改,狗屁不通。

评论